白银市平川区幼儿园

废墟上的矫情

           废墟一词盘桓在我心中已经三月有余,从它的本意到它所蕴含的充满外延的社会文化符号来说,我均不具备解读废墟的能力,但是我的这片废墟却长久的、不离不弃的根植于我的灵魂深处,以致寝食难安、不吐不快。尽管只有十九层阶,从蹒跚起步到淑女般温婉,凝结着我的团队每个人的汗珠儿,片片残砖断瓦都会牵引出一个个动人的故事。当然,也许它不经意间还记载了我而立至知天命年的生命流程。所以想放下不能,欲破解无方的尴尬似乎又在情理之中,这是我迟迟不能动笔的原因。有朋友说,古韵一定会祭奠这片废墟,何止祭奠?就想煮烂这段岁月。于是,夜寐无眠时咀嚼着初建时的幼稚、成长时的兴奋、挫折时的坚持;秋高气爽的艳阳天更愿意如数家珍般道来孩童嬉戏的细节;闲暇时不绝于耳的当属稚子的朗朗诵读声;再有群体中迅速崛起的新秀也令我由衷的欣慰……!我十分固执地想让这片废墟永远藏在我心中某一个角落,把凝结成一种情调、浸润成一种氛围、镌刻成一种记忆,甚至于我想赋予生命!让残断的钢筋轻诉我给废墟的寄语.
    我对废墟的情结如此痴迷,如石刻一般,向着心之荒地蔓延。月光下独自怅然凝望废墟,两行清泪如泣如诉的游离在我记忆的深处,我曾耕耘的草地、如昔的岁月啊!如今它只能算作一段历史,而我能做的就是把它拉长、放大、定格成一种回味,与释然中化解、凭吊这段历史!其实没有原因就是最大的原因,让沉重的叹息暂作终结吧……!喧嚣声中,挖掘机极力渲染着它的肆无忌惮、证明着它的强势,尖利的咆哮着、诋毁着昔日给予我自信、给予我智慧的教学楼。浑然坍塌的每块砖土呻吟着、扭曲着、迅速堆积成废墟,我心中的酸涩、不舍、忐忑、疼痛难以用一个确切的词来形容。十九年之于历史只能算作沧海一粟,而相对于一个微弱的生命个体来说,无疑它是一段惊涛骇浪的岁月。很长一段时间,我的静默无处消解,我的感受无以释怀。作为幼教人我该守望、该祭奠、该诀别、抑或者该激情什么……?废墟之于时间,不过就大地上留下一点痕迹而已;岁月的巨轮,会尽快在车道间碾碎凹凸;废墟之于我,魅力依旧、风韵犹在!无论它幻化成绚烂、辉煌都一如凤凰涅槃矗立在我的心碑。纠结了三个月的废墟之情能否尘埃落定?
  “
落红不是无情物,化做春泥更护花。有老师在我留言板上如是说。这一刻,这句诗真的穿透了我的五脏六腑,撕扯的痛,生生将我从废墟上拽回。我不如忘却,忘却是最好的祭奠。泪眼滂沱中我感到废墟上 款款走来一位少女,清新、婉约!我和废墟一同毁灭,我也和废墟一同重生!我和废墟一起拼其力,将其诗、歌、画、魂一并融进这方血脉里。永恒、持久!