白银市平川区幼儿园

随笔之一

今秋生源略有减少,使我平添些许烦恼,起初,向来自信的我,有点轻视,伴随着工作的深入进展,四十有五的我在苦苦思索,找不到答案时便多了一份沧桑与凝重,于是也    许是季节变化,也许是心绪烦乱,夜不能寐。平添了几份愁绪,且这愁绪愈演愈烈……有时感到做这个园长好累,我毕生追求的事业,怎么越搞越不会搞,应该说我的理念是先进的,而且我喜欢抓教学,我尽心竭力,却争不来生源,我们各方面都是一流的,却赢不来家长。偶与朋友小座,谈得一席话,颇有茅塞顿开之意,恪守正道的我,经这么一点拨,便又多了几份成熟与老练。于是我在想,我应该办的是接受广大民众的教育,而不是少数的、贵族式的教育,故我应多替普通的广大民众考虑。这样的教育、也应该是最具生命力的。­